0%

前两日回老家,参加了曾外祖母的葬礼。我对曾外祖母完全没有印象,似乎十几年来确凿未曾见过一面(大概是我见过时还小,早已忘了)。但是葬礼还是要认真对待,于是穿了从头到脚的一身黑。

我原本觉得葬礼是庄严肃穆,套路很深的,结果大家根本不按套路来啊。

戴上代表曾孙辈的红头巾我就进了场。对着曾外祖母的棺材磕了三个头后,我才发现气氛很违和。场内相当喧闹,主要音源来自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。大概是丧葬公司搞的吧,舞台上挂着一个大红色LED显示屏,滚动播出着孝子孝孙们的……点歌金额?

原来这个舞台是点歌用的吗。

再看台上,一个中年妇女捏着话筒搞事,大概是类似于主持人的吧。她宣读“送行点歌单”时,声音抑扬顿挫,细细一听就发现原来交钱越多的便被喊得越有气势,有个砸了一千元的来宾名字叫的震天响,而那些只点了一两百元的就给含糊地混过去了。

这倒没什么,你们爱唱便唱罢,葬礼庆典、坟头蹦迪也就算了。

阅读全文 »

这篇文章是对“Flash暴力膜”一文的说明。

“所以×××同志同我讲话,说‘中央都决定了,你来当总书记’。我说另请高明吧,我实在也不是谦虚。我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到北京来了呢?但是,×××同志讲‘大家已经研究决定了’。后来我念了两首诗,叫‘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’。”

—— 长者

阅读全文 »

暴力膜.gif

本应是Flash的,但时间已过3年,Flash成了时代眼泪中的时代眼泪,拿gif凑数好了(这抖动频率有点太快了)

迈向web世界的第一步。

今后也要努力学习科学技术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新世纪大好青年!

辉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