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WLAN历史

WLAN是Wireless Local Area Network(无线局域网)的缩写,实际上就是要在不采用网线的情况下,提供以太网的互联功能。

我们更常见到的词是Wi-Fi(Wireless Fidelity, 无线保真),但其实Wi-Fi是实现WLAN的技术之一,它遵循IEEE 802.11标准。实现WLAN的技术还可以是IrDA红外,Bluetooth蓝牙,HomeRF,乃至于GSM和LTE等,但Wi-Fi具有巨大的优势,以至于现在说到WLAN,基本就等于Wi-Fi。

Wi-Fi同时作为一个商标,被WiFi联盟WFA持有,新产品要通过Wi-Fi联盟的测试和认证后,才被允许使用“Wi-Fi”logo。这实际上是为了保证产品之间的兼容性。

Wi-Fi技术伴随着802.11标准演进。这一过程带来了更多的子载波、更高的调制方式、更高的编码率、更短的GI、更宽的带宽、还有MAC层的报文聚合等等。当然,它们的共同目的都是不断提升无线网络的吞吐量,降低时延。

历代Wi-Fi

阅读全文 »

由于安全上的要求,我司的开发环境比较复杂,涉及到Citrix非涉密/涉密桌面和远程Linux编译服务器等等,在这样的环境下用VS Code需要经过一系列的折腾,这篇文章简要记录了我最初的配置流程。

安装VS Code

首先,在非涉密桌面访问VS Code官网下载最新安装包,然后安装到Q盘中(重要!)。这是因为各种软件默认安装到的是被隐藏的C盘,而非涉密桌面环境中的C盘会在重启时被自动重置,你的软件就没了。

不要急着删除安装包,将它复制到T盘(直接剪切可能会报权限错误),转移到涉密桌面。如果之前你已经启动了涉密桌面,可以尝试用快捷键Ctrl + Alt + Tab进行切换。

到涉密桌面环境后,安装VS Code——这次可以装在C盘里,涉密桌面的C盘是不会被重置的。注意,安装时会有几个选项,询问是否要加入右键菜单以及PATH等,请把所有的勾都勾上。

安装扩展

众所周知,VS Code最重要的是扩展。由于涉密桌面没有外网,我们要安装扩展只能先从非涉密桌面下载,再通过T盘转移。

但是,VS Code默认存放扩展的目录在C盘,这导致非涉密桌面一旦重启,你的扩展就会全部消失。所以,装扩展之前要先更改非涉密桌面中VS Code存放扩展的目录。

我没有在设置里找到直接修改的方法,但你可以通过以下的方法来间接修改。

首先进入VS Code的安装目录(没忘记装在哪了吧),新建一个文件夹,命名为extensions

在桌面上VS Code的快捷方式上右键打开属性(假如桌面上没有,就去安装目录里找到code.exe,右键发送->桌面快捷方式),找到目标(T)一栏,在已有内容的后面添上:

1
--extensions-dir "(你刚才创建的extensions文件夹的完整路径)"
阅读全文 »

能不能好好上网?

在中国,很难。

故事背景

我对网络的探索与折腾,源于每台Windows电脑都自带的“远程桌面连接”。和“公文包”与“媒体库”一样,这种系统里的隐秘角落就像等待人去探险的洞窟和密林,激发着我的好奇心。

远程桌面连接

到底要怎样使用这个东西呢?尤其是,当发现计算机名竟然可以随意更改时,我产生了担心:如果有重名的计算机,我怎么知道要连到哪一台呢?

以此为契机,我了解到了局域网,IP和3389端口的概念——巧合的是,我目前的手机尾号就是3389,而前半部分则恰好可以写作一个IPv4地址。那时,中国的网络用户数量远不如今天,大部分设备都有公网IP。可能也正因如此,诸如CS1.6,War3和东方非想天则一类基于IP联机的游戏能够风靡一时。

时代变了。匮乏的IPv4地址资源遇上万物互联的爆发式增长势头,NAT一层套一层,再也没法畅快地IP直连,人们在网络里也像居住于水泥丛林间的鸽子笼,失却了那种田间地头吆喝一嗓子的快意。

在演变到今天状况的前两年,大家还有动态的公网IPv4地址,而不是被圈养在运营商的“大内网”里,那段时间我还能进行一些“叠床架屋”的操作来胡作非为。

我在树莓派上弄了一个简单的Python脚本,每隔一小时检查路由器的公网IP,如果发生了变动就用邮件形式发出通知。再配合路由器上配置的IP-MAC绑定和端口转发,我就能在外访问到局域网里某台设备的具体端口。虽然后来改用了更方便的TeamViewer,但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就是这样在实验课机房里连接寝室中的台式机来写代码的。如今看来,我这操作基本就是实现了一个“低配版”的DDNS服务。

那么,说回现在。

阅读全文 »

又是一个月,我还是没有写技术方面的博客,这两个月的状况恰如自己突然变得稀疏的GitHub页面:

GitHub突然稀疏

再这么下去,我可真的要写不来代码了。

最大的事儿,当然是入职了。这次加入的是成立不久的央企中国信科,由历史悠久的烽火通信和大唐电信合并而成,一言蔽之如今是在通信行业排在华为和中兴之后第三位的公司。

中国信科

说实话,以前我与烽火通信几乎没有什么交集,而大唐电信倒是早有耳闻,不仅仅是因为它那霸气侧漏的名字,最主要的是3G时代大唐电信给中国移动搞的那套备受吐槽的TD-SCDMA制式,让我这个当年的G3用户深切认识到了什么叫“如果G3就是3G,那么国美就是美国”。

阅读全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