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1207

12月4日中午,腾讯代理的国行版Nintendo Switch发布,这也是我所一直等待的。

果不其然,锁服不锁区,eshop只能用国服,外区游戏能用实体卡但无法联机,并没能在索尼和微软之上更进一步,和当年的神游相比倒是略有放开。

虽然将来可能会爆出“后门”,但没个一年半载很难说。对我而言,虽然错过了双十一和黑五,但已经没有再等下去的必要了。未来的游戏从业者没有一台本世代的家用机,成何体统?于是当天下午,就以1888+310元的价格入手了日版续航增强Switch以及《宝可梦 剑》。

Switch开箱

其实本来准备遵照传统从荒野之息开始,奈何店主没有,就买了宝可梦。说起来,虽然“神奇宝贝、宠物小精灵、口袋妖怪、精灵宝可梦”地过了这么多年,我却没有完整通关过任何一作,也算是童年一桩憾事。去年买到NDSL之后,也有一小段时间曾试着玩过著名的同人作品《口袋妖怪 漆黑的魅影》,不过也只打过两个道馆,然后就去《大航海时代》里开船了。因此,这次从拿到卡带的第一刻起,我就开始了近乎废寝忘食的攻略。

漆黑的魅影 剑

馆主

三天时间里,我屡次错过饭点,两回凌晨三点才放下手柄,洗漱也是草草了事。每到一个新的地点,我就迫不及待去寻找时装店,在试衣间反复横跳试图弄出好看的搭配;我骑着自行车在旷野游荡,向训练家们掠夺食材;道馆挑战中期,某位仁兄用“魔法交换”送来Lv60的铜镜怪,让我顺风顺水地打过妖精和岩石道馆;草路镇外的麦田里间,我不知吹了多少次口哨,才得以遇到一只皮卡丘;极巨化团体战里,我带着波克基斯在一众大佬的无极汰那、苍响、藏玛然特之间瑟瑟发抖……

伽勒尔的黎明

据说这一作砍掉了不少东西,以至于让许多老玩家感到不满,但倒是很适合我这个宝可梦初心者。与“剑/盾”好像没啥关系的小学生作文剧情也可以说是“平平淡淡才是真”——毕竟露璃娜才是本作的精髓(不)。也许玩过六七世代之后我会觉得剑盾是什么“臭鱼烂虾”,但是在这几天里,我玩得确实很开心。

最终,我也有了自己的苍响:

苍响

真有你的啊,游戏富力克!

花了可能有三十个小时,我终于完全通关了《宝可梦 剑》。本来在今天凌晨这一“壮举”就已经完成,白天我应该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学习中去,毕竟我现在也没有其他卡带了……但是Nintendo Online会员的FC游戏合集又吸引了我,许多古老的经典游戏现在可以方便地“鉴赏”了。

作为姑且算是的STG玩家,首先游玩的就是早已多次听闻的《太空巡航机》(Gradius)。一开始真是没整明白它的武器升级系统,用单发子弹打到一面后半段,上中下全方位围追堵截,差点直接把我劝退。弄懂了系统之后,这30年前的游戏玩起来也是爽快得很。掉残就武器清空的设计依然不太亲民,好在如今有即时存档,乃至TAS般的“时间倒流”功能,不大功夫我就成功通关。

太空巡航机

可是这玩意它果然不止有一周目。在打过难度有所提高的二周目之后,面对逐渐丧心病狂的三周目,我果断选择了存档退出——再打下去恐怕该是无尽模式了。之后又了解到原来它的续作就是如雷贯耳的《沙罗曼蛇》,难怪感觉自机的形态十分相似。

接下来就是《双截龙2》,我曾玩过GameBoy版本的《双截龙》,当时就感到颇有难度,主要是出招十分玄学,打击感也不是那么好。这次玩2代,打人倒是感觉简单了些,可是后期各种地形杀和卡位简直恶心至极,第六关的一大堆跳台让我无数次落命,一气之下Quit。

然后是从i wanna和FGO知道的,要人命的《魔界村》。这里我没有注意说明,点开了摆在最上面的一个,谁知它竟然是直接从第六关开始的版本,游戏一开始我还没意识到自己在哪就暴毙了。试了几次果断退出,然后看到了下面的“正常”版本——正常个鬼啊!还是那么的难,我连第一关都过不了,不过多少了解了操作方法。于是我再次作死地进入第六关,千辛万苦上了两层楼,然后被卡死在一条被我打得只剩个头,却怎么也打不死的龙那里。这龙四处乱飞,判定奇大,一挨就死,我使出浑身解数操纵这个愚笨的骑士闪转腾挪,始终还是化作了一具沙雕的骷髅。

那就来点相对亲民的吧,《忍者龙剑传》。初次玩到这个游戏还是在小学的时候,大抵当初接触的是FC忍龙2,我就记得那个标志性的橙红色手里剑图标了。忍龙不愧为FC动作游戏楷模,手感真的是好,打谁都是一刀可太忍者了。唯一令我难受的就是那个抓墙跳,只能抓住却不能攀爬,判定也很是神秘,这一点都不蔚蓝!

忍龙的电影式过场动画在FC时代也是一大特色。我玩的时候字幕蹦得比较快,而且受限于分辨率,笔划稍多的汉字都代以假名,我只能读个半懂不懂。前面的几关虽然略有难度,但比起刚刚体验过的《魔界村》实在是不值一提,许多次我其实是因为爬墙不熟练让时间耗尽而失败。

可是,在爬上这座山之后,一切都变了!

忍者龙剑传

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憎恨鸟!这些鸟正如魔界村的那条该死的龙,绕着曲线来撞你,一下就是两格血,跟挨了一发炮弹一样。要命的是,往往是面前一个端着蓝火加特林的士兵,前后钻出两只豹子,墙头还站着一个丢十字架的迷之牧师,手忙脚乱之际,两只鸟从天而降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乱打一气,交给天命。

在可能有上千次的“时间倒流”之后,我还是卡在了放闪电的BOSS那里。蹲也好跳也好,电球总是以超高速追踪的形式命中,就连《只狼》里的雷电奉还也使不出来。不查攻略,我是想不到该怎样打了,而且我也不愿再回档了,就留到以后吧。

“鉴赏”了这么些FC游戏之后,我意识到它们之所以难,大抵是因为FC的游戏从街机演化,而街机的第一目的就是尽可能多且快地从玩家那里抢夺硬币。这样的设计理念实在是相当罪恶,对于普通玩家而言,这不过是较为精美的“贪玩蓝月”罢了——在用充钱带给人快乐这方面,甚至还不如贪玩蓝月。

写了这么多,明天可真的该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学习中去了。

己亥大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