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200722:中国移动与高跟鞋

又是一个月,我还是没有写技术方面的博客,这两个月的状况恰如自己突然变得稀疏的GitHub页面:

GitHub突然稀疏

再这么下去,我可真的要写不来代码了。

最大的事儿,当然是入职了。这次加入的是成立不久的央企中国信科,由历史悠久的烽火通信和大唐电信合并而成,一言蔽之如今是在通信行业排在华为和中兴之后第三位的公司。

中国信科

说实话,以前我与烽火通信几乎没有什么交集,而大唐电信倒是早有耳闻,不仅仅是因为它那霸气侧漏的名字,最主要的是3G时代大唐电信给中国移动搞的那套备受吐槽的TD-SCDMA制式,让我这个当年的G3用户深切认识到了什么叫“如果G3就是3G,那么国美就是美国”。

自此,我成为了中国移动黑,凡是能自定义运营商标识符的手机,我都给改成了“中国移不动”,G3带给我的心理阴影一直保留到现在,让我看到移动那红配绿赛狗屁的AND和LOGO就敬而远之,回忆起WAP飞信网是如何用氪金手游把我钱包骗空的,以及比五福一安还要历史悠久的祖传5元30M。在有线网络方面,移动这家伙也没让我失望,网络上对移动宽带跨越多年的种种吐槽无需赘述。

我早已打算好再也不要和移动扯上一毛钱的关系,然而,生活往往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你开个玩笑。搬到金融港之后,联通装宽带的师傅问我们是否有联通光猫可用。我在阳台找到了移动的光猫,却发现背后的铭牌赫然印着FiberHome烽火通信——巧了,我就是烽火通信宽带部门的员工。

无语之际,我也觉得这是一个良机,让我在亲身经历通信产品的研发之后,能放下对中国移动的成见:大力支撑中国自研技术探索的中国移动太不容易了!另外一方面,“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,你就去建设它”的这种说法,如今我正是在践行着。细细想来,我倒不是真的讨厌移动,或者别的什么公司——比如微软——完全是一种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思想:你这么牛逼,咋这点基本的体验都做不到位呢?我寻思我上我也行!

工作和职业,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。在脱离了生存还是死亡的威胁之后,对一些事物“看不下去”,想要用自己的能力减少一些夜半疾呼“CNM”的声音,因此,去工作了。

说得好像很理想化,其实与这两天在培训中讲到的工作的意义没有违背多少。

培训才开始两天,这短短时间里我就开始了纠结的思考。听着视频里打扮成朋友圈标准形象的讲师口若悬河,老是会胡思乱想。他们有时像是在提供谆谆教诲,有时又像是在为资本家摇旗呐喊,最终反复围绕着的核心,就是职业化

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个“经济学家与小孩”的故事,没有在网上找到出处,所以简述大意如下:

经济学家的屋外每晚都有一群小孩疯闹,吵得他不得安生,在与他们交涉无果后,经济学家想了个办法:
他对孩子们说:“今天你们谁闹得最大声,我就给30美元作为奖励。”当然,这一天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大喊大叫。
第二天,经济学家说:“我能发的钱不多,未来三天你们谁闹得最大声,我就奖励10美元。”孩子们虽然热情下降了些,但仍有人坚持大喊大叫。
过了三天,经济学家又说:“非常抱歉,我以及没钱可奖励你们了,所以接下来十天闹得最大声的,我只能奖励5美元。”
这下,压根没有孩子愿意来了,经济学家开始享受他安静的养老生活。

外部激励会改变人的行为。换个表述,那就是“资本主义对人的异化”,虽然在上面这个故事中体现得还不是那么露骨。这种异化的手段,也许就是讲师们反复强调的“职业化”。它与马克思所希求的“全面而自由的发展”,或者说人的自我实现,是对立的。

但如今,资本主义的话语体系将人的自我实现之路称为“职业规划”,并且把它也作为“职业化”的一部分,给这本应自由的事物加上了许多条条框框,将自我实现指向这样一个结果:“世俗意义上”的成功者要么是全心全意为资本家卖命的卫道士,要么就是资本家本身。

当然,我不过仍然是在信口开河:我连一本马克思的著作都没认真读过呢。键政不可取,不可取。

但是仍然有令我非常膈应的事物:讲起职业礼仪的时候,女性的职业着装必须得有高跟鞋。都说“久病成医”,作为在微博上无时无刻被“一小撮”极端女权主义分子重拳出击的“蝈蝻”,自然也懂得一些拳法套路。如今凡是听到这些两性有别的敏感话题,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想打拳:高跟鞋就是现代版的裹小脚,职场的这种恶臭规则完全是由男权社会制定,为了迎合男性的一般审美而泯灭天性,为什么中国女性连上班穿双鞋的自由都没有,我气得浑身发抖,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……

其实我就是单纯的不怎么喜欢高跟鞋而已。

即使是《崩坏3》或许继承自《猎天使魔女》的对高跟鞋的谜之执着,也并没有让我产生多少好感。

虽然我不可能亲自穿过,但高跟鞋给我的印象就是硌脚崴脚咚咚咚,以及暴露出脚背并不好看的蓝色静脉血管,至少,除了拔高身高之外,我是想不到它与乐福鞋相比有什么优点。某种语境下的“乐福鞋”与精神小伙中一度流行的豆豆鞋指的是一种东西(GUCCI必须背锅),我这里指的则是类似JK制服鞋的那种样式,大概是这样的:

pid = 40513774

顺带一提,一定不会有人像这样坐在雪地上。

(这篇,到底在写什么玩意啊……)

庚子大暑。